今天吸雷狮了吗?

热爱各种乙女坑,所以有同好的小天使可以找我来玩哦~非常欢迎!『家教,银魂,我英,凹凸……』

就算拿着平底锅也能上战场!【诶嘿嘿,突发奇想的脑洞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在此之后的几天里,我依次把第一部队的人数给填满了,并每个都给装备上了金蛋蛋。于是,我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——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三日月宗近,你给我解释清楚,为什么每次你的刀装都破坏的那么快啊!”我坐在茶室里,狠狠的把茶杯摔在木桌上,杯中滚烫的茶水溅在我手上,我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疼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日月笑着,不慌不忙的执起我的手,用白色的绢布小心的擦拭着:“

嘛嘛,主殿可不要为我这个老人家气坏了身体哟……”说着,用冰凉的手指轻抚着被烫红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心情有这么好么?”我看着三日月头上从我找到他谈话时一直到现在还在飘的樱吹雪,身后的花瓣已经铺的有几厘米厚了。“嗯?啊……”三日月的手指顿了顿,随后在红的地方轻轻一吻:“我很开心啊……”三日月随后直起腰背,那双美丽的眼睛温柔的看着我,轻柔倦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嗯……”我笑的有些危险:“抢誉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是老人家啊?有没有想过队友的感受啊?你知道我煅金蛋蛋有多么困难吗!”到时候你受伤了谁来保护你啊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三日月摸了摸我的头,笑着说:“我可是天下五剑之一,没那么容易碎刀的……再说了,主殿会为我这个老人家伤心也是很划算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都别想!到时候等我煅出了别的刀肯定就会不心痛你了!”我气的一脸通红,转身便出了茶室,气呼呼的跑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三日月宗近,你说这些是想引起主上的关注吗?”清光从角落里走出来,阴影遮住了他半张脸,轮廓显得分外模糊。三日月只是笑笑:“你又何曾不想呢?最近,主殿一直任命你担当近侍一职……想必,很开心吧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你呢,借着这个机会与主上亲密接触,想必也很开心吧……”清光反嘲,随后便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徒留三日月一人在茶室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只是我一个人的,那该有多好,可惜,目前来说并不行呢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“再快一点吧,快要抑制不住那即将要喷涌而出的感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次日—— 

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2)